与“稀世常见的蠢才”相遇

更新时间:2019-03-09

在佛罗伦萨这种处所要千万留意,随便一碰就遭遇名作,不能浮皮潦草地瞎走。可那个漂亮的宅子门紧关着,门口的说明牌上又不是英文,我不知所以,正要离去,转瞬却看见紧贴这豪宅旁边的一个门口在出售门票,眼睛朝里一扫,是简略的平房围起来一个个别院落,墙上光光的啥也不,门口也素素的一无装饰,显然那个入口与这个豪宅完全无关,而且被这个豪宅更比得清汤寡水,会有什么丢脸的。我差不久只是为了表示一点礼貌——别那么凉飕飕地跟门口含笑收票的佛罗伦萨女子擦身而过——才朝她问了一句:这里是个什么地方?里头有画吗?“有的,有的,很值得看的画哦。”

2018年6月我在佛罗伦萨城里晃荡的时候,在佛罗伦萨美术学院附近的一个小广场边上,瞧见一个很体面的建造,浮雕圆雕的一堆,簇拥着把一个门面整得热热闹闹的,我便趋近瞅瞅,想知道这建筑从前做什么用的,里面有什么名堂,藏着什么宝贝。

王瑞芸

要不要信她?我心田犹豫……那么多富丽扎眼的地方都看不过来,这简单的多少栋屋子,值得进去吗?可我已经不记得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了(八成也是为了礼貌吧),总之,阴差阳错我就买了票进去了——纵然白花了十个欧元,天不是也塌不下来嘛。进去一看……我的妈呀!这里是圣马可修道院,其中的壁画是我最喜好的文艺振兴中画家之一弗拉·安吉利科(FraAngelico,1395-1455)画下的。啊!啊!啊!我的心乐得咚咚直跳(感谢上帝的指引啊!)

说起意大利文艺复兴,人人眼睛都朝那“三杰”看。得是学过西方美术史的人才会晓得,弗拉·安吉利科是其中很特别很杰出的一个画家。16世纪佛罗伦萨的画家兼文人瓦萨里,写了一本当初大大有名的书叫《名人传》——此书被视为西方第一本艺术史——记录下了一系列当年意大利文艺振兴的蠢才们。安吉祥科在书中被瓦萨里称为“稀世常见的蠢才”。

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2018-2021 红姐统一图库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