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妈,放过我吧,我真的没钱了,弟弟的婚事我

更新时间:2019-02-28

我大学毕业后,妈妈每个月都问我要两千块钱的生涯费,说是我当初长大了,有本事挣钱了,就要拿钱孝敬她跟爸爸,诚然我很不想给这笔钱,但那是我的母亲,对母亲的索取,我不理由拒绝。弟弟上大学的时候,母亲就把之前的两千生活费,加到了三千,我一个人在大城市里打拼,每个月除去自身的开销之外,还要给母亲三千,一个月下来,我的工资,也几乎是所剩无多少了。

弟弟出生的时候,妈妈就教诲我说,小芸,你是姐姐,当前家里的货色,你都不能跟弟弟争,你要事事让着弟弟,弟弟遇到艰难了,你也要帮助弟弟。小时候的我,老是觉得妈妈说的,就是对的,只有是妈妈说的,我都会去照做,小时候,我的衣服总是缝缝补补的旧衣服,因为妈妈说,我是姐姐,新衣服要让给弟弟穿。

图片来自网络

小的时候,我只知道妈妈对弟弟好,长大了后,我明白了,妈妈这不是单纯的对弟弟好,而是重男轻女,就由于我是女孩子,所以爸妈一点也不重视我。那时候,我第一次来例假的时候,肚子痛的厉害,可能妈妈一点也不顾及我的感想,还让我在大冬天的时候,洗一家人的衣服,大学的时候,我爸妈简直是不给过我什么钱的,学费跟生活费,也是我半工半读挣的。

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2018-2021 红姐统一图库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